汉欧拉软件有限公司
网易云音乐等来上市契机,但IPO之后前路仍荆棘
时间:2021-09-18 15:0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文/东方亦落

港交所官网显示,8月1日晚间,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上市聆讯,并发布聆讯后资料集。资料集显示,网易云音乐曾进行过4轮融资,金额分别为1.32亿美元、1.5亿美元、4.76亿美元和7.02亿美元,与其官方此前宣传的信息一致。

这样看来,网易云音乐颇受资本青睐。但即使如此,网易云音乐的前路依然荆棘密布。虽然腾讯音乐已失去了独家版权,让网易云音乐得以喘息,而网易云音乐自身也有不少优势。然而在线音乐市场的竞争仍然激烈异常,而且竞争的压力不止来自于其他音乐平台,还有不少短视频平台也参与其中。

不可否认,网易云音乐如果上市成功,是能够对其当前的窘境有所改善的,起码能得到更多的资金去弥补现在的不足之处,这一点极其重要。然而上市不代表一劳永逸,相反,网易云音乐可能要在未来面临更多新的挑战。

一、自身优势显著市场环境松动,网易云音乐颇受资本“宠爱”

网易云音乐之所以受到资本“宠爱”,其自身优势是重要因素。

今年第一季度,网易云音乐总营收达到15亿元,同比增长74.6%。其中在线音乐板块的营收从去年Q1的5亿元增长至8亿元,社交娱乐和其他板块的收入则从去年Q1的4亿元增至7亿元。从近年的整体营收来看,网易云音乐保持了一种迅猛的劲头:2018年~2020年,网易云音乐全年营收分别为11亿元、23亿元和49亿元,连续两年翻番。

单从在线音乐板块来看,网易云音乐的月活增速、付费用户增速与付费率都居行业首位。今年Q1,网易云音乐的月活跃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1.7亿增至1.83亿。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1268万增至2429万,同比增长91.5%。而在线音乐的付费率则从去年的8.8%增至今年Q1的13.3%。

众所周知,所有音乐平台的发展注定都要经历漫长的烧钱过程,并且这一状态迄今为止仍在持续。不过网易云音乐的亏损正在收窄:今年Q1网易云音乐调整后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5亿元收窄为3亿元,毛亏损率从去年同期的26.8%收窄至3.6%。从整体来看,2018年~2020年,网易云音乐调整后的净亏损分别为18亿元、16亿元和16亿元。

除了在线音乐板块,我们也能看到网易云音乐的社交娱乐板块呈现高速增长趋势。

截至2020年,网易云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1940万。今年Q1月付费用户数达43.81万人,同比增长69.5%;社交娱乐服务月度客单价为553.3元,同比增速达21.9%。

能在社交领域取得这样的成绩,得益于网易云音乐良好而独特的社区氛围。

网易系的互联网产品在评论方面具备天然的优势,早期PC时代的“神回复”多来自于网易用户。网易云音乐于2013年成立,凭借干净简单的UI界面和对用户的“深刻了解”,很快收获了一批用户,而其早期优质的社区氛围也得到了“继承”。

在这批用户中,年轻人占了很大的比重。极光大数据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显示,网易云音乐中25岁以下年轻用户的比重达到了83.5%。而Mob研究院发布的《Z世代大学生图鉴》中则指出,网易云音乐是“最受Z世代欢迎的娱乐App”。

年轻用户是任何互联网平台都想要获得的群体,而他们大量聚集在网易云音乐中,不管是评论还是进行UGC创作,都产生了大量的优秀内容。围绕这些内容,用户粘性也相当之高,这又会吸引更多的音乐人和版权方进入,形成一种良好的重复循环效应。

想要营造良好的社区氛围,只靠用户和创作者自发的力量还不够,网易云音乐的运营团队也很有办法,“人格测试”、“年度歌单”等活动频频引发裂变式传播,包括颇有争议的“网抑云”丧文化,其实都能看到团队在背后运作的痕迹。

这些手段大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2020年,网易云音乐的日活用户日均听歌时长为76分钟,入驻的原创音乐人超过23万名,主动进行UGC创作的用户比例达到25%。去年年底,网易云音乐用户创作歌单总数超过20亿,在中国音乐市场中居于首位。可见网易云音乐用户热情高涨,这得益于社区氛围的优势。

此外,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音乐失去了独家版权,也让网易云音乐多了一些“喘息”的空间。

此前由于版权问题,网易云音乐流失了不少用户,而其对手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占尽优势。腾讯音乐是由中国音乐集团和腾讯在线音乐业务(QQ音乐)在2016年整合而诞生的。在合并之前,双方的独家曲库资源的市占率均超过了80%,强强联合之后,在版权方面更是势如破竹。

与此同时,在线音乐行业中不少平台相继“折戟”:2018年3月,“国内数字音乐第一股”多米音乐停运;2021年2月,运营了15年的虾米音乐关停。在仅剩的几家平台中,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几乎形成垄断之势。

不过随着腾讯音乐独家版权的壁垒被拆除,在线音乐版权市场也有所松动,网易云音乐争取到了更多机会:去年5月,网易云音乐与华纳音乐达成版权方面的战略合作,获得了华纳130万首音乐词曲的版权;去年8月,网易云音乐获得环球音乐的曲库授权;今年5月,网易云音乐又获得了索尼音乐数年之久的海量曲库授权。

而失去了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,势必会让用户对其依赖程度降低,以前因为版权问题“不得已”离开网易云音乐的用户也能因为这样的变动回流一波。

平台自身的优势、年轻用户的青睐、对手版权垄断的松动,这些都让网易云音乐有了更大的潜力,也是让资本对其“倍加宠爱”的原因。但即使占尽天时地利,网易云音乐仍然没法放松。

二、自身有短板外界压力大,网易云音乐仍要紧绷神经

从相关数据来看,网易云音乐专注于通过投资品牌及高质量内容扩大用户群体,而没有寻求事实的财务汇报或盈利的能力。公司的变现能力尚处于初级阶段,一直到2023年底可能都会持续亏损。

从用户数量来看,网易云音乐虽然社区氛围好,汇集了大量的年轻用户,但实际上网易云音乐的用户量仅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29%。在网易云音乐2020年尚处亏损之时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却赚了40多亿元。

现在网易云音乐投入了大量精力在用户群体变现方面,但是如果用户基数不能得到进一步提升,那么变现策略恐怕也难以起到显著效果,如此一来,网易云音乐的财务状况和业务前景可能也会受到不利影响。

从监管方面来看,中国的音乐行业受到的监督力度极大,但网易云音乐缺少适用其业务营运的证照、许可,或适用的法律法规、政府政策发生任何变化,这些也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。

除了自身的短板,网易云音乐还要面临来自短视频平台的巨大压力。

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崛起,在线音乐平台的话语权和主导权都在一定程度上被瓦解。近几年那些一夜爆红、脍炙人口的“神曲”多出自于短视频平台,甚至主导了各大音乐媒体的排行榜,加之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算法等先进技术的作用,短视频平台更有能力强势“跨界入侵”在线音乐市场了。

即使是颇具实力的腾讯音乐,其社交娱乐板块的月活跃用户也因短视频平台的“干扰”,而在今年第一季度下滑了14.2%。可见短视频平台势头之迅猛,它们野心极大,不仅占有用户在音乐平台中的时间,还直接做起了音乐业务,打算正面争夺市场。

抖音音乐发布的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显示,抖音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总播放量达945亿,其中《少年》、《旧梦一场》、《世界这么大还是遇见你》等热门流行歌曲霸榜爆款歌单前三名。短视频平台的音乐兼具视听效果、互动感强,更能吸引用户的关注,从而被更多人“看见”。由此也可以看到短视频平台入局在线音乐市场,其实力不容小觑。

那么面对这些窘境,网易云音乐可以通过上市加以缓解吗?

三、上市或可缓解窘境,但前路依旧荆棘丛生

网易云音乐如果上市成功,应该会对当前的窘境有所改善。在网易云音乐的募资用途中,包括强化音乐社区、丰富多元音乐内容,继续创新和提高技术能力、继续加深与各种合作伙伴的合作和拓展商业模式。

从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,在线音乐平台无论是要拉新、培养音乐人、增加用户粘性还是要购买版权,都无法避免烧钱,而上市正是募资的最佳方式之一。

不过即使上市成功,网易云音乐的前路也是荆棘丛生:竞争激烈的环境、新一轮的版权争夺以及自身短板的弥补,都让前路多了些坎坷。总的来说,网易云音乐虽然优势显著,但想要继续立足在线音乐头部队伍,还需继续努力。